您当前的位置:腾冲文明网首页 > 资料库 > 图库

穿越坪河 一次健康之旅 一次心灵回归
发表时间:2018-04-10   来源:腾冲文明网

故乡就在那延绵不断的高黎贡山下,我在大山里生长,又从大山里走出去,或许我总是依恋大山,一直以来我都想认真地去解读故乡。多年以后,偶遇机缘,参加腾冲市旅游服务中心组织的翻越高黎贡山坪河古官道段的徒步行,让我有机会认真去翻开故乡这本书,去寻找故乡从远古走来的历史,去穿越那几千年的辉煌。

 

从腾冲倪家堡过玉璧巅峻山到芹菜塘,经芹菜塘、甘露寺、黄草坝再下桥街,又从桥街古吊桥过王寨上大蒿坪,翻越坪河出腾越到潞江至保山,是腾冲境内保存较好的古官道,已经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今天我们所要走的坪河古道在芒棒镇内,高黎贡山腹地,是腾冲境内保存最好的一段古官道,是西南走出国门的重要贸易商道,古代称蜀身毒道,是“南亚廊道”的重要组成部分。站在历史的交汇点,从现代穿越到历史,我们开启一次寻根之旅,为世代居住于此的先辈们寻根,找寻那早于消失的市肆繁华,找寻那缥缈远去的驮铃声,找寻古老的村落、驿站、哨楼、兵房、马站......

 

最美的风景总在远方,两个半小时的车程也并不无聊。在车长的带领下,同行的朋友们纷纷分享旅行的乐趣,其乐融融;窗外,高黎贡山绵延起伏,龙川江两岸风光旖旎。来到大蒿坪村一个马氏客栈,品尝了别具风味的农家小菜。在本地向导的带领下,我们踏上了这条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悠悠古道。

踏上古道,炊烟人家渐行渐远,眼前古木苍藤,虬枝盘旋,奇花异草,偶有溪流淙淙。古道幽幽,思绪穿越到两千多年前,我们仿佛看到张骞出使西域时在大夏看到蜀地独有的邛竹杖和蜀布后的愕然;听到一队队马帮的驮铃摇曳着穿行在雨林深处,带着中原的丝绸、蜀布、邛竹杖和漆器,换来了印度和中亚的玻璃、宝石、海贝,也带来了宗教和哲学。

 

马帮驮来了这条古道的繁华,也驮来了腾冲的辉煌历史。恍然间,那个惊慌逃跑的永历皇帝掬起一口山泉,惊魂未定;白衣飘飘的大旅行家徐霞客在满地落红的古道上穿行;民国元老李根源在太平铺烽火台前高声宣读着《滇西兵要界务图注》;诗人白平阶吟唱着《跨过横断山脉》......

 

太平铺,从永昌到腾冲的第一个驿站,保存有完好的烽火台,遥想当年烽火狼烟,一种历史的厚重感油然而生。沿太平铺古道继续向高黎贡山腹地行走至黄竹园铺,途经风吹坝古道,这条诸葛南征时就行成的古道,沿途还能看到当年诸葛亮为了治瘴疫让士兵用叶子泡水喝的古茶树,学名大理茶,又名孔明茶。黄竹园铺,清代晚期的重要驿站,还能寻到哨楼和烽火台、哨卡、兵营塘房的遗迹,还有古石灰窑、黄竹园马站遗迹。

 

“无限风光在险峰”,继续向山顶走去,地上的落红越来越多,抬头一看,头顶全是高大的杜鹃花,边拍边走,已到了今天徒步的最高点——风口。风口是腾冲和保山的交界,站在风口,一脚踏着印度洋板块,一脚踏着太平洋板块,一面吹着来自印度洋的风,一面吹着来自太平洋的风。此时与时光交错,打马而过,马铃声悠悠,马帮驮来了印巴文明,驮来了中原文明,形成了腾冲的多元文化。

离万亩杜鹃花海越来越近了,时值三月,花期未过,满树杜鹃依然开得那么肆意,清风拂过,花瓣飘落,火红的花瓣落到地上,落到深深的马蹄窝里,落到行人的心里。十里花红的古道,惊了来人的眼眸,冷凝成一种追忆,风干成一种向往。再往前走,突然开阔起来,一大片高山草甸映入眼帘,草甸厚厚的、软软的,想立刻躺上去,轻嗅古道芳草的清香。

 

我正在高山草甸的美景中沉醉时,朋友告诉我:你去左边花开得最艳的那棵杜鹃树下站十分钟。为何?我不解,朋友接着告诉我,那里是一块风水宝地,曾经有四位百岁老人在那里出生,年过百岁依然眼不昏耳不聋。原来,此处正是马姓、明姓两大家族经营客栈的地方,朋友的祖辈就在这里经营客栈。这里曾经市肆繁华,南来北往的官员、士兵、商贾、过客、平民、挑夫,留下多少酸甜苦辣,多少旅途的忧伤。光阴的小舟驰向亘古的遥远,我们触摸不到那段久远的历史,只想让那棵花开正艳的杜鹃花,化作永不消失的长寿亭,带给前来寻根的人们幸福、健康、长寿。(来源:腾冲新闻网)

 

责任编辑:孙有福


http://www.vxiaotou.com